大爷独子早逝 找人代孕被骗2万

大爷独子早逝 找人代孕被骗2万
推荐指数:
标签:
独子早逝 代孕被骗2万 生育

花钱找人代孕,陷入骗局,这样的事情媒体之前曾报道过多次,随着骗人伎俩被层层曝光,这种骗局已经不“流行”了。可是肥东县复兴乡的周大爷因独生子早逝求子心切,竟偏听偏信了。近日,他因为想找人生个儿子传宗接代,他瞒着老伴和3个女儿,想到找人“代孕”,最终这“代孕”没办成,近2万元血汗钱还被 人骗走了。

儿子早逝大爷求子心切

周大爷今年62岁,家住肥东县复兴乡内一偏僻农村。周大爷和老伴有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。然而,2007年,唯一的儿子不幸离开人世。自此之后,周大爷像变了个人,整日变得闷闷不乐。

受到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影响,周大爷说,儿子死后邻居们经常以这事开他的玩笑,说他没有后人了,而周大爷常常也只能忍气吞声。在他的内心里,邻居们的说笑变成了让人难堪的讥讽。代孕

女儿纷纷出嫁后,周大爷的老伴离家给女儿看孩子。独自在家的周大爷竟偏听偏信,竟萌发了找人“代孕”的想法。

包生男孩商量代孕费用

起初,一位邻居给他介绍联系了附近的一名中医,该中医又给周大爷介绍了一位李大妈。这位李大妈已经60多岁,和其几番交谈后,周大爷对“代孕”的事深信不疑,对方答应给周大爷介绍。

今年9月初,介绍的女子终于答应见面了。周大爷还记得,那天他匆匆从老家农村坐车赶到合肥,“我们是在街边的一家早餐店吃的饭,她说她可以答应我的事(代孕)。”女子自称姓陈。当天周大爷和小陈见面后,两人便建立了联系,两人同时商量好了“代孕”费用。周大爷说,两人见面后的第二天,小陈就突然上门了。小陈个子不高、眼睛有点小、鼻子也不大,留着齐耳短发,那天她穿了件红色上衣。在村民的眼中,小陈模样年轻,到周大爷家时骑着一辆摩托车。代孕

那天,小陈和周大爷说好,对方包生男孩,如果生的是女孩,对方则负责抚养孩子而绝不麻烦周大爷。

初次登门一开口就要钱

然而,小陈初次登门很快就提出要求,她开口便向周大爷要钱。周大爷一个人在家务农积蓄并不多,靠省吃俭用节省下的钱全放在一张银行卡上。“卡上 一共只有1万4千元,她要求我把钱全取给她,因为取光了,我就一分钱也没有,希望她给我留一点,结果她说就这点钱还叫钱呀,最后这些钱全给她了。”

小陈的这次登门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。自那之后,周大爷虽和小陈还保持电话联系,但小陈再也不来周大爷家了。“之后,她让我到合肥找她。我一共又去了两三次,每次她都找我要钱,我一般都给他一千或两千元。”

花两万元对方玩起失踪

周大爷说,他最后一次见小陈时,对方以马上要过节为由,向她索要5000元过节费。“当时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,而且她每次都要钱,我钱也给光了。”周大爷说,小陈闻言后显得很生气。“她说没有也得给,要不然以前给过的就算白给了。”

周大爷说,最后一次见面,两人最终不欢而散。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这次回家后便再也联系不上小陈了。“给她打过好多电话就是不接,而她不接 电话,我根本就找不到她。”周大爷说,小陈第一次登门到他家时曾称“怕邻居撞见不好”,之后,周大爷在合肥见小陈时,小陈以来了例假为由拒绝了他。“所 以,花了近2万块,就见了几次面。”

身份有假警方介入调查

现如今,钱花了而对方却玩“失踪”,手机不接,周大爷后来发现,对方留下的身份信息也是假的。

昨日下午,记者联系到周大爷所说的李大妈,对于此事,李大妈称,去年她的确给周大爷介绍过一个女子,“当时是出于好意,也是另一个朋友托我给他介绍,当时我介绍一个之前跟我在一起租房子的女子,女子离过婚,想找个人家过日子,没有代孕一说。”

李大妈称,这个女子没有拿周大爷的钱,后来女子发现老人年纪太大,而且她家人也不同意,所以不干了就离开了,“我也是蒙在鼓里,哪知道他有老伴。”

对于周大爷所说的小陈,她说,她并不知道这个事情,跟她没有关系,不是她介绍的。李大妈说,她没有拿过对方的任何好处,其他的不愿意多说。

“代孕”不成,血汗钱没了。老伴知道后,气愤不已。周大爷在邻居们的眼里也丢尽颜面。后悔不已的周大爷,已经向肥东警方报了警,当地警方正在调查处理此事。

一起来讨论,说点什么吧!
上传图片
表情
提 交